湖南援藏干部的故事:女干部“是男是女不知道”

 2015年11月14日  湖南经济网   ℃  【字体: 】   

 阅读提示:
    把爱写在雪域高原——湖南省第七批援藏干部的故事唐志国赵玲芳孙志诚周树林覃歇民均为通讯员摄湖南日报记者史学慧西藏,一个神奇的地方。天蓝得那样的深邃,云白得那样的圣洁。苍穹下,美丽的庙宇和飘动的经幡透露着几分神秘,一排排触摸得发亮的转经筒和虔诚叩拜的人...

把爱写在雪域高原

——湖南省第七批援藏干部的故事

点击链接

唐志国

点击链接

赵玲芳

点击链接

孙志诚

点击链接

周树林

点击链接

覃歇民 均为通讯员 摄

湖南日报记者 史学慧

西藏,一个神奇的地方。天蓝得那样的深邃,云白得那样的圣洁。苍穹下,美丽的庙宇和飘动的经幡透露着几分神秘,一排排触摸得发亮的转经筒和虔诚叩拜的人们震撼着你的心灵。喝着酥油茶,欣赏动人的歌舞,初到西藏,这里的一切令人沉醉。可是,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它的另一面:狂风、冰雹、雨雪、泥石流在这里如同家常便饭;干燥的空气导致鼻腔流血;缺氧让全身不适、烦躁失眠等等。

2013年7月,湖南省第七批58名援藏干部人才响应党中央、省委的号召,放弃内地相对优越的工作生活条件,离妻别子,独上高原。他们忍受着高寒缺氧之苦,远离故土思念亲人之愁,身体严重不适之难。从说藏语、唱藏歌、跳锅庄开始,主动融入当地,与藏族干部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他们视山南为第二故乡,把山南各族群众当亲人,努力践行“老西藏”精神。有苦不怕苦,吃苦不叫苦,在雪域高原上扎了根,干了事,留了名。

他们内心也有许多遗憾:作为儿子,没能很好地对父母尽孝;作为丈夫,没能很好地对妻子尽爱;作为父亲,没能很好地对子女尽责。他们之中,有因工作延误治疗,最后导致失去4颗门牙的领队卜建才;有痛失两位亲人都没有回去送终的朱远红;有下乡因车子失控而九死一生的吴方兴;有拼命工作,一月瘦了10多公斤的黎明——可是,他们无怨无悔。为了促进西藏湖南两地的交流发展、民族的团结繁荣进步,他们毅然决然,奔忙在山南这块陌生的土地上,奔忙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10月底到11月初,记者来到雪域高原,实地感受援藏干部工作生活环境,真切地聆听他们的心声。

儿子守在门口 生怕爸爸飞走了

一提起家人,唐志国这位堂堂七尺男儿禁不住泪流满面。对他来说,援藏工作最苦的不是恶劣的高原环境,陌生的工作生活环境,而是对家人的思念和牵挂。

现任山南地区国资委副主任的唐志国有一双儿女。女儿就是在他援藏期间出生的,妻子怀孕期间,他不能陪伴,女儿出生后也没办法照顾。妻子白天上班,晚上回来后要辅导六岁儿子的学习,还要给女儿哺乳,非常辛苦。他的父母都已年近七旬,为了支持他援藏,特意过来帮助照顾家庭。父亲前几年就因心脏病做过手术,在唐志国援藏期间心脏病又复发,但一直挺着不住院,说是如果住院了,他妈一个人会照顾不过来。

今年5月,唐志国回家探了一次亲。一天,他从厕所出来,发现儿子竟然守在门口。他问儿子原因,儿子用稚嫩的声音回答说:“怕爸爸从窗口飞走”。一时间,他抱着儿子哭了。

但唐志国却用努力工作来回报家庭。他从吃糌粑、唱藏歌开始,迅速融入民族地区的生活和工作。他走村入户,与藏族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他捐助了一名藏族贫困高中生,还认了两家穷“亲戚”,每年都给他们送上助学金和慰问金,拉近了与藏族同胞之间的距离,增进了与藏族同胞之间的感情。

结合山南地区国有企业的实际,他提出了未来5年的工作规划,成为山南地区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主要思路。他负责组建的山南地区建工集团,成为该地区最大的国有建筑类企业。他牵头完成了划拨土地作价入股工作,为监管企业增加了300多亩出让土地和1.23亿元的注册资金。

援藏女干部的“四个不知道”

格桑花是高原上最美的花,在藏族歌曲里,人们把勤劳美丽的姑娘比做格桑花。58名湖南援藏干部中,就有这么一朵格桑花特别引人注目。

她叫赵玲芳,是长沙市环保局的一名干部,入藏后担任山南地区环保局副局长。她是长沙市派出的第一位援藏女干部,也是我省第一批3年期的援藏女干部之一。她用“四个不知道”,向记者吐露了自己在西藏最真实的感受:

睡没睡着不知道。晚上睡上一个好觉,在西藏可以说是一种奢侈。干燥的气候、严重缺氧经常让外来人难以安睡,人总是处在似睡非睡中,每隔2小时左右就要起床喝水,滋润一下直冒火的喉咙,有时甚至整晚睡不着。

吃没吃饱不知道。在高原上,80摄氏度的水就开了,食物也常常不熟。即使吃个鸡蛋,煮个面条都要用高压锅煮上10分钟才行。这样做出来的食物,没滋没味。吃饭,成了一个不得不完成的任务,吃完后自己也不知道是否饱了。下乡时,她都要准备一些零食,因为路途遥远,赶不上饭点是经常的事。而远一点的乡村,基本没有饭店,多是在乡政府或是农牧民家里简单对付一顿。有时面对藏族百姓端来的热乎乎的煮鸡蛋、土豆,热腾腾的酥油茶,可自己还在高原反应的头晕恶心中缓不过来,一点食欲也没有。在这吃不下、吃不着、吃不香的环境里,吃饱、吃好就成了一种奢望。

是男是女不知道。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很少,且必须经常下乡。在这里,没人把她当女人,她每年下乡时间达80天以上。不到两年时间,山南12个县她走了个遍,84个乡镇她走了60多个,554个村走了200多个。虽然也有让人难以启齿的困难:下乡时往往一天都在路上,路途只有沙丘和石堆,她只能和其他男同志一样,就在路边上行方便。但她只知道自己是一名环保工作者,和每一位在西藏工作的同志一样,有着必须完成的工作使命。援藏工作不分男女。

援藏在藏不知道。如果你认为援藏干部只是过客,工作应当比在藏干部轻松,就大错特错了。作为环保局第一副局长,她一到环保局,就挑起了全局工作的重担。一些县没有垃圾填埋场,她一一落实;老百姓环保意识差,就连重要景区羊卓雍湖周边也是垃圾遍地,她逐步整改;隆子县玉麦乡仅有一个玉麦村,只有9户共31个人,他们一年只有一个月能见到太阳,却坚守着祖国1987平方公里的土地。这里,也是一个容易被遗忘的角落。她带人冒着行车危险,硬是将生态的红旗插上祖国这块最边境的土地上。



原始链接:湖南经济网
(发帖人:湖南经济网    编辑:常德之窗)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湖南援藏干部的故事:女干部“是男是女不知道”]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